最新资讯

樊锦诗:扎根大漠半生 守护敦煌文明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2-06-27 14:42

引言:中华名人库是国内权威的名人百科平台,领先的行业专家数据资料库,以“弘扬名家精神,传承璀璨文化”为重要核心,旨在为各行业专家名人提供一个丰富、权威、开放式的互动展示平台。

2022062706275410073.jpg


  现如今,《敦煌石窟群合集》第二卷——《莫高窟第256—259窟考古汇报》,是敦煌研究所名誉院长、研究馆员樊锦诗最惦念的事,80几岁的她把大多数时间放到这一份汇报的编撰上。若顺利开展,这一份历经十余年撰写的总共30多万元字的考古汇报有希望于2022年出版发行,变成继《敦煌石窟群合集》第一卷后有关敦煌洞窟的又一份“档案文件”。

“一腔爱,一洞画,一场文化苦旅,从青春年少到白头发。心归期,是敦煌。”这24个字高浓了樊锦诗的非凡人生道路。

  为守卫敦煌洞窟无私奉献半世

  樊锦诗1938年出生于北平市。北平市失陷后,樊锦诗一家北迁维持生计,定居上海。爸爸并没有男尊女卑观念,把闺女也送入学馆。樊锦诗成绩好,高中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并挑选考古技术专业。自此大半个多新世纪,樊锦诗没有离开过考古,自始至终与敦煌洞窟在一起。

  1962年,毕业后前樊锦诗到甘肃省敦煌见习。那时候,进石洞工作要爬树技做的“大蜈蚣梯”,樊锦诗看见就担心。那段时间,她近乎天天失眠,本来就体弱多病的她因水土不服情况和缺乏营养,进石洞都走不动路。教师怕樊锦诗发生意外,让她提早离开敦煌。

  樊锦诗直言:“尽管敦煌的美要我牵肠挂肚,但困难的情况要我望而生畏。实习结束后,我并没有一点儿再去敦煌的念头!”

  但是,毕业时樊锦诗偏要被“流放”到敦煌那片贫乏的沙漠。爸爸害怕闺女人体,寄信要求院校分配。但樊锦诗确定服从安排,无论标准多苦也要去。她还暗下定决心,此次去敦煌一定要取得真经,决不能半途折回。那时候的考古界大师苏秉琦老先生和宿白先生也对樊锦诗寄予希望,嘱咐她去敦煌后要进行敦煌石窟群考古汇报。

  樊锦诗说,赶到敦煌是惹火烧身,想不到却日久生爱。欹斜飘举、光影交错的装饰画和塑像让年青的樊锦诗流连忘返,第45窟的观音菩萨雕像精妙绝伦,第112窟的伎乐天风姿绰约……对樊锦诗而言,敦煌的洞窟如同不计其数双眼睛,每一双眼睛都填满苍桑和神密。她讲:或许,我竭尽一生的时间,也不一定能可循这座人类文化宝藏的迷底。

  1967年,樊锦诗与老公彭金章完婚没多久便夫妻两地分居,一个在敦煌,一个在武汉。尽管惦念家中,但樊锦诗不舍得离开这些洞窟。直至彭金章跟随樊锦诗赶到敦煌,二人才完毕将近19年异地生活。

  1998年,60岁的樊锦诗被选为敦煌科学研究院。从业务岗转至管理岗,纷繁复杂,本应离休的樊锦诗只有边干边学。在位期内,不少人想把莫高窟变为“招财树”,樊锦诗对于此事十分恼怒并拿起了法律武器。在她的促进下,甘肃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准许颁布实施《甘肃省敦煌莫高窟保护条例》,《敦煌莫高窟维护整体规划(2006—2025年)》也得到颁布实施。

  为了更好地让上千年墙壁画不断存留,樊锦诗带上精英团队为莫高窟的每一个洞窟、每一幅墙壁画、每一尊泥塑创建数字档案,使用电子信息技术让莫高窟“活”下来。通过十多年勤奋,“数据敦煌”2016年正式启动,游人接待大厅、数字影院、环球等数字展示核心也交付使用。

  为守卫敦煌文明行为奔波大半生,樊锦诗被亲切称之为“敦煌闺女”。

  为华夏文明吸引根脉

  敦煌文化遗产保护成效显著,但樊锦诗却欠了了“一笔债”:在敦煌工作了近40年之后,都还没进行一份相关敦煌石窟群的考古汇报。宿白老先生乃至因而指责她不好好地治学。

  给敦煌数以百计洞窟做合集纪录性考古汇报,是一项严峻浩繁的工程项目,国际上也无先例可寻。为了更好地早日“还钱”,樊锦诗带上精英团队知难而上,搜集资料、深入思考、艰辛探寻。最后,《敦煌石窟群合集》第一卷——《莫高窟第266—275窟考古汇报》于2011年宣布出版发行。接着没多久,第二卷的编撰工作中也逐渐推动。

  回忆过去,樊锦诗说,教师们的嘱咐让她没忘记自身做为石窟群考古工作人员的重任,使她下了不进行一卷敦煌石窟群汇报就不罢休的信心,也教她一辈子不管办事、治学,都需要守一不变。

  宕泉水岸下葬着常书鸿、段文杰等老一辈莫高窟人。樊锦诗忘不掉她们,恰好是她们在大漠戈壁风雨沧桑,开辟莫高窟的维护、科学研究和发扬伟业,开创了恪守沙漠、甘愿无私奉献、敢于担当、开拓创新的“莫高精神实质”,变成一代代莫高窟人一脉相承的力量源泉。

  现如今,樊锦诗也成了莫高窟人信仰的守卫者。多年前,一位很有科学研究才可以的武汉大学博士赶到敦煌研究所。几年后,他是因为家中萌发离去敦煌的想法,却忘不掉在敦煌的科学研究。樊锦诗了解,有一处房地产至关重要,就主动地把自身在兰州的房屋以博士能接纳的最低价位卖为他,“留有一个优秀人才比留有一套房子关键!”

  2020年高考考试,湖南女孩钟芳蓉挑选北大考古技术专业的新闻一出就受到一些怀疑,被觉得“没前途”。钟芳蓉回复时提及,挑选考古技术专业是受樊锦诗老先生危害。樊锦诗获知后,为钟芳蓉带去《我心归处是敦煌:樊锦诗自叙》一书,还寄信激励她:“坚定信念,恪守自己的理想。”

  樊锦诗说:“华夏文明五千年,实际上不仅五千年,那大伙儿是怎样知道这种并没有文本的历史的?就是为了靠考古。是考古告知大家历史时间,把不确定的事渐渐地变为已经知道,这种工作是需要人做的。”例如,《敦煌石窟群合集》的范围大概将做到一百卷,仅有一代代人持续结力才有机会实现这一世纪工程。

  在敦煌研究所的一面墙壁,写着那样一句话:“历史是敏感的,由于她被写在了一张纸,画在了墙壁;历史时间也是勇敢的,由于总会有一批人想要守卫历史的真正,期待她不可磨灭。”

  樊锦诗便是真实历史的守卫者之一。在《我心归处是敦煌:樊锦诗自叙》一书中,樊锦诗深情告白:“敦煌是我的命运”。她讲,维护、科学研究和发扬包含莫高窟以内的璀璨文明行为,任重道远,吸引根脉,大家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