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罗佳琦“能撬动直男经济这片蓝海吗?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3-31 10:58

就在刚刚,罗永浩完成了他转型电商直播带货的首秀。罗永浩选择XXX平台进行了历时XXXXX 的直播,卖出了 (+带货成绩。)

自从罗永浩一手创办的锤子科技陷入债务危机后卖身今日头条,罗永浩退出并受锤子债务牵连,被列入失信人名单,新闻舆论中的罗永浩逐渐从“直男精神领袖”,沦为了“风口杀手”。

甚至网上因此而流传了一个段子:

“下一个要黄的风口是哪个?”

“那得让我们看看罗永浩下一步要干嘛。”

"风口杀手"的第五次创业

抛开早年间以“老罗语录”红遍大江南北的新东方名师经历,转型电商,可以说是罗永浩的第五次创业。

第一次是2006年创办的博客网站牛博网,2008年4月,牛博网日PV曾突破百万。可惜2009年1月牛博网国内服务器被关闭,牛博国际也无法访问。

罗永浩也曾把目光放在教育培训上。2008年6月,罗永浩创办“老罗和他的朋友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08年7月,罗永浩英语培训学校在北京开始营业。然而该培训学校最终还是关闭了。

在锤子科技的日子曾是罗永浩创业史里最高光的时刻。2012 年5月,罗永浩创办锤子科技。2014年5月,锤子手机正式发布。在这期间,作为“手机界最会说相声”的,罗永浩凭借”乔布斯传人“、”工匠精神“的情怀牌收获了一众拥泵,成为无数粉丝的”精神领袖“。

然而情怀不能当饭吃,在经历资金链危机、裁员风波后,2019年3月,锤子科技和技术人员被今日头条收购,罗永浩本人选择离开,还为锤子承担了高达1个多亿元的个人无限连带责任债务,并因此被列为失信人。

第四次就是小野电子烟了。2019 年 1 月 ,vvild 小野品牌创立。2019 年 4 月,vvild 小野 V0 雾化电子烟上市。2019年9月17日,罗永浩在微博承认,其是小野科技的主要合作人。

然而,罗永浩2019年11月1日刚在微博发布小野电子烟的双十一开售预告,不足20分钟后,电子烟线上销售禁令发布。彻底堵上了电子烟线上销售的渠道,电子烟“凉凉”。

进军电商直播是第五次。

十年前,罗永浩曾立下flag:赚到1000万就退休享受生活;十年后,钱没赚到,反欠了几个亿,罗永浩近年来可谓流年不利。直播带货会是罗永浩的翻身之仗吗?

段子手转型带货主播,罗永浩有哪些优势和不足?

直播电商无疑是2019年最火的风口。

2019年双11,淘宝直播带动成交近200亿元,超过10万商家上阵直播。李佳琦和薇娅的直播间观看人数分别是3682万、4310万。口红一哥李佳琦2019年全年带货更是达到50亿元的惊人数字。

但是,直播带货也是个马太效应非常强的行业,并非想象中的“遍地是黄金,谁都能分到一口肉”。

2019年双十一淘宝超200亿的GMV里,近四分之一由薇娅和李佳琦贡献。淘宝主播中拥有2000万粉丝以上的仅5人,占比0.9%,150万粉丝以下主播占比73.8%,

那么,直播带货到底拼的是什么?虽然说主播主打的是个人IP,但最终考验的还是团队的选品和供应链能力。

老罗自己也说了,就是性价比。

据《棱镜》报道,淘宝带货女王薇娅一个人就拥有一个大约200人的团队,负责从选品、招商、售后更各个环节。而薇娅团队每天大概会收到一千多种产品的报名,团队筛查完到薇娅手里有两三百样。薇娅会一个个试用后才决定是否合作。

李佳琦曾在一次直播中,因为格力高百醇多给了薇娅5块钱优惠券,而让粉丝直接退货给差评。因为直播间里,很多人都是冲着“便宜”去的,承诺”全网最低价“才是吸引粉丝的核心。这考验的就是一个专业主播及其团队的价格控制能力和供应链管理能力。

在这方面,如果做数码硬件垂直领域的直播带货,依靠罗永浩在手机产业链中多年来的摸爬滚打,相信其在数码产品的供应链上能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垂直领域的直播带货,会对主播在该领域的专业性有较高要求。而在数码硬件行业,罗永浩手机行业业内人的身份,显然比普通主播更加专业,也更容易让人信服。

除此之外,直播带货也非常考验主播的导购能力。不过在“打嘴炮”、“说段子”、以及影响力上,罗永浩似乎不用担心。

罗永浩的口才在业内真正打响,要数2014年的”罗王对质“。

2014年8月,因为Zealer王自如评测锤子T1”称不上东半球最好的手机,老罗吹大了“,罗永浩直接在微博中“约架”,请王自如和自己到优酷直播现场对质。

在那场历时3个小时的对质中,罗永浩逻辑体系强大,对话流畅,全程对王自如都是压倒性的态势,把自己的口才优势发挥地淋漓尽致,也因此收服了众多崇拜者。

如今,罗永浩坐拥1646万微博粉丝,其微博总能一呼百应,拥有绝对的大V影响力和忠实粉丝。直到去年12月,不再做手机的罗永浩,还给做抗菌材料的Sharklet Technologies当起了全球合伙人兼“首席忽悠官”。

但唯一的问题是:如今电商直播的消费者中,绝大多数都是女性:李佳琦和薇娅的粉丝95%为女性。

而罗永浩,几乎没有女粉。

极光大数据2019年发布的《2018年锤子手机市场表现及用户群体洞察分析》显示,锤子手机用户中男性用户占比高达84.63%,女性用户占比15.37%。

面对的消费群体从女性变为男性,罗永浩势必不会成为下一个李佳琦。那么,老罗能否带动男性为主的粉丝们为他的货品买单,成为直男直播市场第一潜力主播呢?

“罗佳琦”能否撬动直男经济这片蓝海?

在消费行业,有一个广受认可的消费者价值排序:“女人>小孩>老人>宠物>男人”。

让直男们花钱消费,真的那么难吗?其实也不见得。

事实上,直男们有钱,在很多领域也愿意消费。

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中国女性职场调查报告》指出,2018年,作为消费主体的女性,整体收入反而低于男性22%;而2017年波士顿咨询发布的研究报告就显示,在线上消费方面,中国男性平均开支超越了女性,达到10025元,而女性仅为9920元。

《中国奢侈品网络消费白皮书》也显示,网络奢侈品消费中,男性的客单价比女性高6%,且奢侈品消费频次3次及以上用户中,男性所占比例也比女性高。

但是直男们消费的方式,确实和女性消费有区别。

如果女性的冲动消费被称作”剁手“,那么直男消费可以说是为兴趣”烧钱“了。

截图来源于知乎

据前瞻经济数据统计,16岁-25岁的男性消费集中在体育、游戏、服饰等;26岁-36岁男性则更愿意为3C电子产品、汽车、旅游、保健消费。

网络上有段这样的顺口溜:“钓鱼穷三年,文玩毁一生,摩托是个坑,摄影不能碰…改车改船加改脸,改到全家都急眼……”。所谓“摄影不能碰”,说的就是直男消费最为活跃的科技数码领域。

而罗永浩的粉丝就在他们其中,在这个领域带货,老罗拥有绝对优势。

老罗也看到了这一点。在《我决定做电商直播了》的微博中老罗也列举了4项初期侧重的品类,其中之一就是“具有创新特性的数码科技产品”。

除了IT数码,直男们也爱体育和游戏。

“小哥哥,我能踩在你的AJ上亲你吗?”

“你要是敢踩我AJ,我就用你SK2洗鞋”。

网上流传的段子反映了部分直男们对球鞋的痴狂。

在球鞋Sneaker的圈子里,一双官方售价1000元左右的鞋被炒到7000元-8000元是常态。钛媒体《钛短了》视频,就曾记录了一位21岁,收藏近200多双篮球鞋的Sneakerhead的故事。

去年因为“炒鞋”火出圈的“毒APP”,就是中国最大的直男社区——虎扑投资下的一个二手运动装备交易鉴定平台。”毒APP“在2019年4月完成了A+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10亿美元,成为国内头号“鞋贩子”。

看上了男性消费的潜力,知乎也曾内测男性种草社区CHAO APP,而传统女性电商平台唯品会,也在2018年年中上线了男士版。

游戏直播也是直男们的领地。

2019年11月QuestMobile的直播行业洞察报告中提到,游戏直播月活跃用户达到8000多万,其中男性用户所占比例接近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