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怀沙
分享到:
文怀沙
别      名: 斋名燕堂,号燕叟。笔名王耳,司空无忌
职      业: 国学大师
出生日期: 1910年1月15日
籍      贯: 湖南
主要成就: 2015中华文化人物
人物简介
作品
联系方式
文怀沙(1910年1月15日—2018年6月23日),生于北京,祖籍湖南。斋名燕堂,号燕叟。笔名王耳,司空无忌。著名国学大师、红学家、书画家、金石家、中医学家、吟咏大师、新中国楚辞研究第一人。“2015中华文化人物” [1]
曾任燕堂诗社社长、上海大学文学院名誉院长、西北大学“唐文化国际研究中心”名誉主席、中国诗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黾学院名誉院长等。文怀沙20世纪40年代就在文化界有一定名望。
2018年6月23日,在东京医院驾鹤西归,享年108岁。

人物经历

少年时代随母亲迁居杭州,拜秋社才女徐自华为师,从此踏上了专业文人的道路。
抗战爆发后,文怀沙以战地记者的身份活跃在皖南、桂林、重庆等地,时有诗歌、散文、杂文、译文发表。后在上海搞地下工作,在上海棠棣书店担任文字编辑,化名王耳。上海解放后,因家境较贫穷,上级允许他在棠棣书店继续兼职。
解放后,文怀沙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1953年调入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工作,解放初期,文怀沙曾在北京师范大学等院校开设讲座,并连续四年参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古典诗词吟咏节目(参与该节目的另有余冠英、游国恩、王力等诗人、学者)。
1942年至1951年,任国民党安徽省党部机关报《皖报》(前身称《民国日报》)屯溪版副刊《云海》主编。某日,该刊发表了一高中学生题为《楼头月》的文章,该生被“枪毙带豁耳朵”,文怀沙牵连被捕。后经省党部皖南办事处出面调停,文怀沙才得以释放。
1943年,发表《上苑春风代序》,署名文怀沙。—— 东南半月刊 1943 1(5/6)
1944年,发表《英雄(保加利亚)白兹诃夫》,署名司空无忌。——文艺杂志(桂林) 1944 3(2)
发表《 一年来桂渝文坛杂话》,署名文怀沙。——东南半月刊 1944 3(7)
1945年3月15日,柳亚子作诗《赠文怀沙》: 抱石怀沙事可伤,千秋余意自彷徨。希文忧乐关天下, 莫但哀时作国殇。发表《橘颂之什》署名文怀沙。—— 中原 1945 2(2)
1946年,创作完成《鲁迅旧诗新诠》。
1947年,重庆文光书店十一月出版印行《鲁迅旧诗新诠》,署名司空无忌。发表《烟国文艺:吻烟》署名司空无忌。——烟草月刊 1947 1(2-7)
1950年,开始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讲《中国古典文学讲座》,历时四年;12月创作完成《屈原〈离骚〉今绎》。
1951年,,与程千帆沈祖棻俞平伯周汝昌等人共事,参与编著《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丛刊》;5月在《人民文学》发表《屈原〈九歌〉今绎》;12月作《屈原〈九歌〉今绎》序、后记。
1952年,完成《屈原〈九章〉今绎》;4月,作《屈原〈九章〉今绎》序、八月作后记;8月棠棣出版社出版《屈原〈九歌〉今绎》;12月棠棣出版社出版《屈原〈九章〉今绎》。
1953年5月,在《文艺月报》发表《屈原〈离骚〉今绎》。
六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发行《屈原集》。
八月在《中国青年》发表《祖国的诗人之父——屈原》。
十二月作《屈原〈离骚〉今绎》后记。
一九五四年
二月为吴湖帆《佞宋词痕》题词。
四月上海文艺联合出版社发行《屈原〈离骚〉今绎》,沈尹默题《减字木兰花》一首
上海文艺联合出版社发行《屈原〈九歌〉今绎》。
上海文艺联合出版社发行《屈原〈九章〉今绎》,
六月为何心《〈水浒〉研究》作序。
十二月作《脂砚斋〈红楼梦〉辑评》前言。
一九五五年
作《无题》诗四首,聂绀弩胡风冯雪峰钱锺书、李释戡等对四诗评价甚高。
一九五六年
十一月古典文学出版社《屈原〈九歌〉今绎》新一版发行。
十二月古典文学出版社《屈原〈离骚〉今绎》、《屈原〈九章〉今绎》新一版发行;为《蒋兆和画集》作前言。
题蒋兆和画少陵像:“老助悲吟菊米春,长安棋局几番新。可怜一卷伤心史,曾是江头歌丽人。”
一九五七年
吴湖帆严子陵钓鱼图:“不闻离乱足优游,来往荒江舴艨舟。想见此心寒似水,当年五月著羊裘。”
《无题》诗四首寄陈企霞,因丁玲、陈企霞被打成“反党集团”而成为反党证据。
一九五八年
五月二十五日,在十三陵水库参加义务劳动。
一九五九年
欧阳予倩《唐代舞蹈》(初稿)撰写大纲。
一九六二年
在《文史》第一辑发表《屈原〈招魂〉新绎》
一九六三年
12月,被判处劳教一年。(根据寓真《聂绀弩刑事档案》记载,文怀沙获刑的罪名是“无照行医”,“学者”李辉却指证文怀沙的罪名是“诈骗、流氓罪”,而文怀沙则声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反正是迫害的借口。”)
注:“那个年代的许多事情确很荒唐。文怀沙既然医术不凡,获得卫生部奖励,又为何以非法行医罪判刑?既然以非法行医罪判刑,又为何允许在监狱中继续看病?还有,新华社记者只是给组织上反映情况,组织上也认为很好,为何也被判刑劳改?可知“文化大革命”中许多冤假错案并非偶然现象,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实种种冤狱,在“文化大革命”之前早已屡见不鲜。聂绀弩每议及此,气愤已甚,但他并没有预料到冤狱已经张开大口,正在等待他的入网。”——以上摘自《聂绀弩刑事档案》。
一九六四年
5月,被正式拘留。但文怀沙实际上却被关押了18年之久。事后,文怀沙自称是因“说怪话”、“反革命”、“讽刺江青”,所以才被加重刑罚,但这一说法有待考证。
一九七一年
聂绀弩占《无题》一首:“三年饮粥忍饥肠,遍体居然玉米香。覆餗翻怜瘸足鼎,窝头再造臭皮囊。有肝有胆公何畏,无酒无诗我亦狂。人海滔滔藐河汉,跬粮偃蹇踔平阳。”
一九七三年
生日作《癸丑腊八日,余览揆之辰,狱中次鲁迅韵》:“忽流忽系几多时,自缚自封如茧丝。一掬精禽沉海泪,十年铩羽偃云旗。剧怀抱石孤臣赋,长念拜鹃遗老诗。岂用顽躯充马革,生还坐梦湿牛衣。”
作七绝《放风拾得枫叶,喜占一绝》:“倚天照海醉红颜,叶绚九秋傲碧空。赢得丹诚清耿在,贞姿羞列百化丛。”
作七律《有司赞余表现良好,左迁粪隶有作》:“止水浮花梦抑真,平明搦帚破贪瞋 。扫空扫相扫虚妄,除粪除尘除孽因。万籁如吹顿悟法,诸缘了息渐安贫。一心三谛原无二,难得今生味苦辛。”
作七律《闻余妇戌陕西长安县,晨兴大雾,拥彗却步口占律句》:“别时容易见时难,望断关河薄雾残。奉帚如椽沾背湿,流光似梦射眉寒。荆山怀抱生烟玉,屈子行吟饶泽兰。高翥云霓为我御,手提落日照长安。”
作七律《系狱五载矣,臭虫如蚁群,夜夜川流不息人皆不甚其扰,余则在吟哦中度一切苦厄》:“泪湿流光眼已枯,南冠岌岌美而都。素餐必也非君子,肉食当然是鄙夫。知命宁辞嘘狴犴,有身无患饱蜰蠦。 苦吾心志吾何敢,文在兹乎不在乎。”
一九七五年
作七律《那识》。
一九八二年
十一月,应南通之请,为狼山广教寺撰写《南通州广教寺法乳堂碑》碑文。聂绀弩评之曰:“字字珠玑,千古未见之奇文也。”丁玲赞曰:“此文定能传世永垂”。其中有“盖凡大善智识,咸具大千慈悲,必含慕道沉痛”流传甚广。这几句碑文在范曾同年创作的绘画作品《面壁图》上也曾出现。不知是文怀沙引用了范曾的文字,抑或是范曾引用了文怀沙的文字。
十二月,编辑《江丰近年遗作》并作后记。
一九八四年
四月,为《卓然书画展览》作前言。
一九八六年
六月,周谷城访文怀沙,赠诗曰:“相与无町畦,相与为孩儿”。
十月,《上海每周广播电视报》编者误加按语“我国已故著名文学家文怀沙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学者。……”识者哗然。
一九八七年
二月,集联赠胡耀邦同志。
十月,为郭沫若题《行吟图》作跋。
十二月,为《九成宫杯龙年书法大赛》题诗。
作《大康赞》
一九八八年
二月,作家竣青据一九八六年《上海每周广播电视报》事件撰写《沙翁复活记》。
一九八九年
十二月,为《文集书艺》题词。
一九九〇年
二月,为《卓然画展》作前言。
六月,为王宏甲《无极之路》作序。
八月,为《任步武书〈千字文〉》作序。
创建“宝学”被陕西宝鸡市授予“荣誉市民”。
扶风法门寺大殿联:“法,非法,非非法,舍非非法;门,无门,无无门,入无无门。”
受聘担任西北大学“唐文化国际研究中心名誉主席”。
受聘担任中国诗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
一九九一年
三月,为《电视剧聊斋纪念集》作序。
五月,为苏叔阳剧本《飞蛾》作序,题为“超宿命的跟踪”。
八月,为《竣青散文选》作序,题为“人品与文品”。
一九九二年
二月,作《宝学悬解》。
四月,为《范曾精品画集》题词。
六月,为《炎帝与姜炎文化》作序;为《禅林意趣诗》作序。
七月,为《今日宝鸡教育》作序。
九月,出版《毛泽东诗词吟赏》并序。
一九九三年
二月,作《谈当代诗人“小小谢” 的诗》。
八月,为《将军诗书画大展》题词。
九月,为《任步武书〈洛神赋〉》作序。
一九九四年
五月,为冯骥才《金莲传》作序;为《林家雄画集》作序。
八月,作《我眼中的刘海粟翁》。
十月,出席《胡问遂书法艺术回顾展》并讲话。
一九九五年
空林子《失衡的天象》作跋。
七月,为《当代纪实名家精品文库》作序,题为“不单单要‘直面现实’”。
一九九六年
为《曹雪芹祠庙》题词。
九月,为周克玉《京淮梦痕》作序;为《文化人风采》作序。
十二月,作卓然《狮虎画集》前言。
一九九七年
四月为《中华根与本——宝学概论》作跋。
四月为《林寒碧徐蕴华林北丽诗文集》作序;为《百首爱情经典歌曲集》作序。
五月,为刘宇一巨幅油画《良辰》题词。
六月为《中华根与本——宝学概论》作前言。
六月 文怀沙 著《中华根与本——宝学概论》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苏叔阳李行健艾若徐刚作跋。
一九九八年
二月,为《西溪二集》作序。
三月,应邀赴美国耶鲁大学
四月,为《贾冕画集》作序。
五月,为《百首中外合唱歌曲集》作序。题为“诗言志 歌永言”;为《任步武书法作品集》作序。
十月,为《人生智慧宝典》作序。
十一月,为中国诗书画院等三院联合巡展作前言。
十二月,应邀出访法国
一九九九年
五月,为刘宇一作序《大风起兮云飞扬》。
八月 ,为《十二生肖百刻图》作序。
九月,为《龙川集胜》题签。
十二月,作《〈金刚经〉偈联引》;为《毛泽东像章集》题词。
二〇〇〇年
一月,为张爱萍将军书诗一首。
四月,为《关广富绘画集》作序。
七月,为《古典诗词名篇吟诵》作序。
十月,作《千古绝唱唐诗宋词书画典藏集小引》
十一月,为《庞中华书法艺术20周年大展精品集》作序,并题词;为《李铁华棉笔书法集锦》作序。
二〇〇一年
二月,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文怀沙序跋集》。
二〇〇二年
天目山题《灵山法乳》
八月《家庭》杂志发表徐刚的文章《学富五车的文怀沙》
二〇〇三年
七月,“文怀沙书画展”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隆重举行。
八月,应邀访问日本,会晤前首相羽田孜
九月,《文怀沙艺术网》开通,主要介绍文怀沙先生的书法和诗词。
十二月,作《击空明兮溯流光——老小友:画家程熙印象》
二〇〇四年
一月,为《中国传统文化概论》题写书名
九月,《今日世界》杂志发表刘先银、赵方撰写专题文章《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全面展现其宏伟目标和伟大理想。
十月,CCTV-4 专题《神清气和文怀沙》首播,产生广泛社会影响。
十一月,《隋唐文明》出版,50卷,每本100万字,共5000万字。
二〇〇五年
二月,文怀沙题写书名的《沈鹏书古诗十九首卷》正式出版发行。
五月,百花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文怀沙先生的著述《屈骚流韵》,包括 《屈原九歌今绎》、《屈原九章今绎》、《屈原九章今绎》、《屈原招魂今绎》。
九月,由文怀沙先生主编的一百卷本《隋唐文明》,10日,文怀沙、全国政协副主席黄孟复、全国政协常委翟泰丰、中共中央委员张文台上将、欧阳中石等人出席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首发式。
二〇〇六年
十二月,《文怀沙书法集》出版
二〇〇七年
三月,刘先银编著《唐太宗温泉铭与文怀沙汤泉赋》出版。
文怀沙文怀沙
十二月,联合国教科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授予文怀沙“杰出文化贡献奖”,文怀沙主编的《四部文明》2007年12月16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首发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原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中宣部副部长李东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李东东、陕西省副省长李堂堂等出席了首发式。
十二月,文怀沙因有人在未经他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开设文怀沙官网文怀沙博客,因此在新浪网发表独家声明本人离休家居,述而不作。数十年来,淡泊名利 ,抱残守阙而已。偶闻或以文某贱名开设网站、博客等等。自愧愚钝,老来犹不识英特网为何物 ,所有谬赞虚誉皆于本人无涉,谨此声明。
二〇〇八年
三月,为马性远著作题书名作序的《中国兰文化》正式出版发行。
六月,汶川大地震后,填写小令《浪淘沙》:
“苦旅久盘桓,淡了悲欢。老来又遇此艰难。眼底苍生皆赤子,浊泪潸潸。
扶杖倚栏杆,云阔天宽。痴心何止系三川。欲揽山河怀抱里,风雨安然。”
八月,文怀沙先生为高占祥先生诗集《禅外谣》作序——《千古文明新国风》。
二〇〇九年
二月十八日,《北京晚报》刊发文怀沙的年龄、入狱原因等问题的质疑文章,《北京晚报》在刊发文章的同时编加“按语”。随即,大量当代著名及非著名学者,如钱理群,桑兵、柳白等,纷纷发表自己的质疑,均言之凿凿。数家网站进行调查,大量网友认为文怀沙有伪造年龄,经历,学历,学术水准的欺世盗名之嫌。
二月二十日,文怀沙通过凤凰网的采访宣读了自己的二百余字声明,以文言文写成。称:“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但没有正面回答任何质疑,引起全国媒体的轩然大波。这才刚隔三、四天,在二月二十二日的《北京晚报》第十一版上,却出现了一整版的“变脸”文章:《文怀沙父子回应质疑》。还加了一段编者的话:“昨天傍晚,文怀沙家属向本报提供了文怀沙启事、文怀沙之子文斯以及友人赵缺先生的三篇文章,回应李辉质疑。本报来函照登,以飨读者。——编者”。
事发不久,苏州复兴私塾创办者傅奇向章太炎弟子朱季海咨询,旋即向媒体确定文怀沙系章门学子,曾经参加过章太炎宣讲会。
文怀沙远房表妹,八十三岁的老画家刘澍回忆,她和文怀沙见过三次面。“2005年前,通过半岛晨报,我和姐姐与四十二年未见的表哥见了一面。”二〇〇五年八月,文怀沙先生应邀到大连讲学,在报纸上获知此事后,刘澍和姐姐特意联系了本报,并到本报与文怀沙先生见面。刘澍说,那次会面时,文怀沙谈起了他们的亲戚关系,大概就是远房表兄妹的关系,2008年,表哥还通过大连的一位朋友给我捎来了几本健康方面的书,此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
刘澍还声称,她的兄长刘西尧出生于一九一六年,一
文怀沙题写书名图册
文怀沙题写书名图册(9张)
直称文怀沙为表哥,因此文怀沙应该出生于一九一六年之前。刘澍在重庆时,文怀沙曾在重庆一所学校任教,好像是在一所护士学校任教,具体的名字已经记不清了。
二〇〇九年“李辉质疑文怀沙”事件发生之后,张贤亮陶斯亮、高占祥、沈鹏等文化名流及一些国家高级领导人纷纷对文怀沙表示慰问。同年五月,文怀沙以荣誉会员、特邀嘉宾的身份参加中华文化促进会代表大会。会议期间,中华文化促进会名誉主席、民进中央主席,全国人大委员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声称:“文老是我的老师,我永远都是他的学生。”
5月,文怀沙应著名主持人亚妮之邀参加《亚妮专访》系列音像作品签售活动,用“甲个套底,贼个套底,岂有他哉,如是而已”十六个字,回应媒体对“李辉质疑事件”的提问,并拒绝回答李辉质疑的三个问题。只是表示“谁年轻时没犯过错?”记者问,“你指的是李辉还是自己?”文怀沙表示:“可以姓张也可以姓李。他的话事出有因,但这个老账我不想再提。”
6月,敦煌采风,将亲手撰写的碑文《敦煌赞》捐赠给敦煌市。碑文《敦煌赞》虽仅有111字,却深刻揭示了“敦煌”二字所蕴含的中华民族的内在性格和灿烂文明。
11月,为于志强所编著的《飞吧,理想,金色的翅膀》作序。
二〇一〇年
[2] 蔡武看望文化部老领导和老艺术家、老专家。向他们(刘忠德、贺敬之、周巍峙、高占祥和老艺术家、老专家王昆、范曾、文怀沙)转达了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问候,并代表文化部祝他们新春快乐、身体健康、阖家幸福、万事如意。
二〇一二年
做客北京皇城文化会所,与北大国际(BiMBA)EMBA校友们围坐茶叙,共同分享其百余年领悟之人生大智慧。 [3]
文怀沙在宝鹰文化大讲堂讲课文怀沙在宝鹰文化大讲堂讲课
二〇一三年
[4] 东方艺术情韵:文怀沙、徐嬿婷、郅敏三人展开展
文怀沙、徐嬿婷、郅敏三人展
文怀沙、徐嬿婷、郅敏三人展(14张)
为迎接中法建交50周年,2013年10月8日下午19:00点,由文化部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主办北京1+1艺术中心和嘉合传播联合协办的“东方艺术情韵:从天安门到凯旋门——文怀沙书法作品,徐嬿婷绘画作品,郅敏雕塑作品三人展”在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成功举办。

人物关系

授业老师:少年由秋社才女徐自华启蒙;青年入章太炎学院学习郭沫若亦师亦友,并随之学习甲骨文
门下学子:范曾(画家);王立平(作曲家);任步武(书法家,以楷书知名);傅光(学术家,亦为《四部文明》的执行主编)、庞中华(硬笔书法家);空林子(诗人);周逢俊(画家)等。
门下徒孙:崔自默(范曾弟子)。

年龄争议

一、1910年前后:
文怀沙在多种场合声称自己出生于己酉年腊月初五(阳历1910年1月15日),并于2009年2月20日向记者出示其身份证。上面显示出文怀沙生日:1910年1月15日。
1910年尚在清朝末年,中国根本没有现代的出生登记制度。但有如下资料可以作证——
(1)学者陈明远声称,卞之琳老师曾多次对他说:“文怀沙
文怀沙文怀沙
与我同年。”卞之琳老师1910年出生,2000年去世。为什么陈明远认为卞之琳老师的说法可信呢?因为文怀沙的原妻跟他离异后,在1953年嫁给了卞之琳老师(此处涉及个人生活隐私,不便详述)。
(2)陈明远听说钱钟书跟文怀沙也是同年,都生于1910年(但是陈并不熟悉钱钟书先生,所以只能讲“听说”而不是来自钱钟书本人口述);钱钟书杨绛夫妇有一段时期曾经跟文怀沙交往,差一点比邻而居。后来因文怀沙被判劳教(劳动教养),所以不复来往。这个情况,希望跟钱钟书熟悉的人出来回忆一下。
(3)吴祖光先生曾说:文怀沙岁数比他大好几岁,文在单位里虚报岁数,不老实。吴祖光生于1917年,所以文怀沙的出生年不可能是1917年以后。顺便说一句,在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文怀沙曾在大会上揭发吴祖光“当代西门庆,玩戏子”。(据文怀沙透露,当时写密信诬告吴祖光的元凶是黄苗子,而他自己是被逼上台的,说吴光祖“玩戏子”,是为了帮吴开脱罪名,因为“玩戏子”的罪名比“反革命”小得多。但吴祖光却一直不谅解他。)
(4)那么为什么文怀沙在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工作时,填表写为“生于1920年”呢?据他的儿子文斯说:“1947年至1948年,国民党政府濒临灭亡,在上海大搞白色恐怖,家父与家母因参加反饥饿,反内战运动而遭到国民党当局通缉,之后,他们携手逃离上海,来到了解放区。投入革命怀抱以后,首先就要登记,家父与家母当然是以夫妻的名义登记。家父当时为了和家母在年纪上更为般配一些,未曾细想,就把自己的出生年月由1910年改为1920年填了表,解放后,家父在北京报户口,自然而然就成了1920年出生了。”
(5)1980年文怀沙重获自由后,恢复公民权和公职;20世纪80年代初,文怀沙已将出生年份改回到原先的1910年,而且屡次做寿请客,很多人先后参加他的“寿宴”;此后20多年以来,从未有人对此产生疑问。
由于文怀沙算是“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队伍”,所以他老年时办理“离休(而不是退休)手续”,享受离休干部待遇(这一点也可以证明,文怀沙昔日的罪名,已被平反。由此可见,“学者”李辉说文怀沙“未曾平反,只是劳教释放”,应属无稽之谈)。
(6)文怀沙真实年龄最有力的证据,是少年在杭州的总角之交女诗人林北丽。林北丽原名隐,1916年生,原籍石门。父亲林景行为南社诗人;母亲徐蕴华为秋瑾盟友徐自华的妹妹。林北丽1936年自省立杭州高等学校毕业,与南社诗人、立法委员林庚白结婚。抗战时避居香港,1941年12月香港沦陷,其夫遇难。1949年后林北丽曾任上海药物研究所图书馆副主任。林北丽女士于诗画棋琴皆有心得,尤长旧体诗,柳亚子非常欣赏她。2006年9月中秋节前,她病重,自知不久人世,乃嘱文怀沙为作挽诗,其中称文怀沙96岁,林北丽91岁,这是无法作假的。
(7)画家刘澍声称,她的兄长刘西尧出生于1916年,一直称文怀沙为表哥,因此文怀沙应该出生于1916年之前。
(8)艾青之子艾丹向媒体表示,其父生前屡次说过:“文怀沙和我同龄。”艾青先生出生于1910年,以他的品行、地位、名望,不可能帮助文怀沙造假。
(9)根据《冒鹤亭年谱》记载,20世纪30年代,文怀沙曾于上海章太炎学院进修,当时登记的出生年份为1910年(彼时冒鹤亭先生是章太炎学院的讲师)。
(10)文怀沙的真实年龄遭质疑后,学者卞毓方(即《天意从来高难问——晚年季羡林》的作者)通过季羡林之子季承向季老打听文怀沙的真实情况,季承在询问季老后,向卞毓方表示:“老爷子说了,其他的不敢担保,年龄应该不会有大错,他和我肩上肩下,哪能相差十多岁?”(季羡林先生出生于1911年,在解放初曾与文怀沙有过密切交往,以季老的人品,应该不存在为文怀沙撒谎的可能。) [5]
(11)50年代,文怀沙曾在北师大等院校开办讲座,他的学生(如许嘉璐)认为他当时已经四十多岁。
二、1920年前后:
(1)人民文学出版社五十年代初的第一本花名册,文怀沙的出生时间填为“1922年”;
(2)中国国家话剧院记录,文怀沙出生时间为:1921年1月15 日;
(3)1963年12月被判劳教时,年龄记录为“43岁”,推算一下,出生时间也在1921年初。
(4)有人通过网络身份证系统查证,发现文怀沙出生于1920年。
(5)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朱维铮这样对记者表示:“:不认识,但我见过他。1952年,我在无锡读中学的时候,听文怀沙念楚辞,当时他大概30来岁,从1952到2013年有61年,加起来90多岁,没有他讲的100岁。

获奖记录

荣誉
  • 2016    2015中华文化人物[1]     (获奖)   

社会评价

文怀沙20世纪40年代就在文化界有一定名望,关于文怀沙的学术水平却始终存在一定争议。现摘录正反两面评论如下:

反面评论

葛剑雄(复旦大学教授):“文怀沙先生是否“国学大师”,其实根本不成问题,因为国学界或学术界从来没有将文氏当成什么“大师”,连同人也没有被承认过。”
钱理群(北京大学教授):“恕我孤陋寡闻,我在北大图书馆没见过这本书(即文怀沙所著的《鲁迅旧诗新诠》)……前几代鲁迅研究专家中好像没有这个人的名字吧?”
郭建勋(湖南大学教授):“文怀沙没有什么学术论文,所以在研究领域可以说没什么地位。”
桑兵(中山大学教授):“在民国以来的学术脉络里,根本没有文怀沙的一席之地。”
徐晋如(中山大学博士):“文怀沙的‘正清和’是胡说八道。”
陈四益(作家,曾任新华社《瞭望》周刊副总编辑) :“他在楚辞界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位,他没有写过什么学术性、研究性、考据性的东西,他就是把楚辞翻译成现代汉语。他那个翻译得也不是很好。媒体把他称做什么“楚辞第一人”,其实是当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分配任务,他分配到《屈原集》,那个就搞砸了。他没有什么学术著作可以拿出来,他的那个《四部文明》也不算什么学术著作。”
黄灵庚 (中国屈原学会的副会长、浙江师范大学教授):“文怀沙每到一处讲“国学”,总是那么几句套话,没有新的东西,学术界的学者都会知道他有多少水平。”

正面评论

钱钟书(著名学者):“文子振奇越世。”
胡耀邦:“骚体开新面,久仰先生名。”
张贤亮(著名作家):“文怀沙是不是国学大师,我不好说,但他的学问至少比我大得多。”
许嘉璐(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文怀沙的国学大师称号不是自己封的,但如果要说没多少作品就不能叫大师我不这么认为,那要看学问有多大……文老是我的老师,他永远是我的老师。”
范曾南开大学教授):“少时厕身门墙,匆匆四十余载。范生何幸,有斯师。文老何幸,有斯徒。”
王学仲(著名书法家):“遍观当今书家,余独爱燕叟(文怀沙)之古朴拙重。”
谢云(著名书画家):“文老为学界耆宿,书法以古隶见长……文老谙熟诗词格律之韵,亦通音律,或低沉幽咽、或婉转高昂,阳刚阴柔,其吟诵声韵之妙,入之三昧。”
赵缺新国风倡导人):“他的这一系列举措(指复兴汉服与编纂《四部文明》),让我不得不奉之为汉文化复兴运动的精神领袖!”
钱明锵(著名诗人、辞赋家):“文怀沙,神人也。神人者,神奇非凡之人也。这主要是说他的姿容、行止、技艺等均非常人所能及的意思。”
古朴(学者):“这位姓文,而且一生舞文、创造了无数文坛传奇、执诗辞书法文史牛耳的百岁文豪,无愧文氏,而作为以怀沙为名行走世间者,却眼中不容一粒'沙',以'正清和'三字短文,打通儒释道三家者,演绎了东方哲学的真谛。 [6]
文怀沙与古朴文怀沙与古朴
“国学大师”“楚辞泰斗”?
“国学大师”、“新中国屈原学开创者”、“楚辞泰斗”是媒体封给文怀沙的头衔,但李辉在文中质疑,“寻遍图书馆和网上旧书店,难见一本他的学术专著,故只好放弃研究他的学问的念头。”文怀沙最主要的学术成就似乎是1950年代整理出版的《屈原集》以及随后陆续出版的《九歌今释》等。
早年一起和文怀沙共事的舒芜先生早就撰文指出,“包括《屈原集》整理者文先生在内的顾、汪、张、文、李、舒、黄几位整理者,都不是作为专家被聘请来,而是作为本社编辑人员被交派下编辑任务。从时间顺序来说,他们每一个都可以说是新中国整理某书的第一人,但这个‘第一’完全不包含价值意义,不是开辟者、创始者、奠基者的意思。”他还说,“这几本书陆续出版,除四部长篇小说外,其实都只是薄薄一本,注释完全是简单通俗式的,那时讲究普及,谈不上什么学术性。”文怀沙后注《屈原集》,但受到过其他专家的批评,“文先生一出手就这样砸了锅,随即调离人民文学出版社。”舒芜说。
而他的另一部著作《九歌今释》当年就受到各方批评。据李辉介绍,李一氓说文怀沙的译文“非常不连贯,仅是有一句译一句,前后句无照应,甚至一句中的兮字上下脱节。有些地方译者更是没有深刻地了解原文”。而黎汝清对文怀沙的《今译》批评:“还必须指出的是,有的文法也欠通……” [7]

人物逝世

2018年6月23日,在东京医院驾鹤西归,享年108岁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