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学老师航拍8所县中举报暑期“补课” 做好事还是管闲事?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2-08-14 15:40

引言:中华名人库是国内权威的名人百科平台,领先的行业专家数据资料库,以“弘扬名家精神,传承璀璨文化”为重要核心,旨在为各行业专家名人提供一个丰富、权威、开放式的互动展示平台。

2022081406154925864.jpg

  近日,浙江52岁中学地理老师符新平自费进行了一场“核查”旅行。他跨越浙江四市八县,携带着无人机,航拍下了八所县中不同时段的校园情况,并以此为材料通过“浙里办”平台发起实名举报,名目均与“补课”相关。

  此举迅速引发广泛的关注和讨论。舆论一方认为,他做了“好事”,是“学生心中的光”;另一方则指责不断。

  8月11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了符新平本人。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核查”旅行,并回应舆论质疑。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卢燕飞 实习生 严亚 曾怡

  老师举报多所学校暑期补课 多地教育局都已回应

  符新平是浙江一名有着多年教龄的中学地理老师。今年暑假,他本计划前往海南度假,后因海南疫情而改变了行程计划,最终决定在浙江本地环游旅行。

  但环游不仅仅为了看风景,他还要实施另一个计划。他在其游学记录中写道:这是一个有计划的出行,想借机看一下各个县中的暑假补课实况,这是一句玩笑话,但也不失为一场有意义的游学。

  此次环游从7月19日开始到23日结束。符新平驾车共1398公里,先后到达浙江金华、衢州、丽水、温州四市的8个县中。期间,符新平选择在上下课时间到学校附近观察,确认学生们是不是真的在学校上课,并用携带的无人机进行了航拍记录。

  符新平整理了他所拍摄的材料,认为其中多所县中有假期补课嫌疑。随后,他通过“浙里办”向各地教育局实名反映。

  符新平先后发送了10条关于补课的投诉。

  其中,7月22日,他向苍南县教育局投诉苍南中学,称在当日18时的航拍中,教室灯火通明,食堂也刚刚打扫好,存在补课情况。苍南县教育局此后回应,经县教育局相关科室前往该校核查,未发现学校存在补课的情况。

  7月23日,他向泰顺县教育局投诉泰顺中学,称其无人机22日拍到该校有大量学生冲出教室就餐,“明显是在补课”。后者回应,经查,7月22日泰顺中学校园内确实有学生活动,是因为当天泰顺中学邀请了优秀校友与部分学生互动交流。未发现当时泰顺中学有学生在校学习情况。

  8月9日,他举报兰溪三中、厚仁中学开始补课。对此,兰溪市教育局回复:为了更好准备高考复习,学校同意暑期一定时间内开放校园教育资源,免费提供给学生。学生可自愿申请来校自学。学校不存在集体补课情况,个别教室有教师坐班答疑,也未向学生收取任何费用。……

  而符新平的举报基本收到了官方答复。记者根据各教育部门在“浙里办”的信访回复所留的电话尝试联系了温州市教育局基教处、苍南县教育局、浦江县教育局,但并未接通。

  此外,记者注意到,符新平曾称无人机坠落在苍南中学,而对于符新平的无人机航拍行为,苍南县教育局回应称,“未经允许,用无人机偷拍,属于不正当行为;如果发现违法行为,将会追究相关责任”,苍南县教育局前往寻找,并未发现无人机的下落。

  符新平:既然有法律有规定,学校就应带头遵守

  符新平的环游举报很快引起了广泛关注和讨论。

  舆论一方认为,他做了“好事”,眼光放得长远,是位好老师,让学生不被补课所累,是“学生心中的光”;另一方则指责不断,说他多管闲事,“心术不正”。

  8月11日,记者联系上了符新平,对于举报这件事,其称补课对学生、老师和家长都是一种消耗,“累啊”。对于补课的态度,他称自己是老师,看着大家这么折腾,不是好事。

  他在向记者发来的文字材料中称,其对补课的事情“情有独钟”,希望各地教育部门能够严格执行文件要求。他还在社交平台称“没有人阻止你的努力,特别是个人头悬梁锥刺股,一群人都这样做,有趣吗。”

  符新平还有另一种考量,他觉得既然有法律有规定,学校就应该带头遵守。而对于质疑声,符新平告诉记者,他还会继续举报。

  专家说

  是否补课不能单凭摄像判定

  但“双减”精神应涵盖所有学段

  记者联系到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教授,他指出,在政策层面,“双减”的基本精神涵盖所有学段,包括高中阶段,只是对义务教育阶段的管理相对更严格也更明确。学校不能够以假期托管的名义,使用学校场地对学生进行培训。

  储朝晖教授认为,对于符新平举报的情况,老师是不是在教室里答疑,是不是托管,需要进一步了解,不能单凭外部摄像判定。

  储朝晖告诉记者:假期就是假期,不能够把假期当成学期。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表示,事实上各地教育部门对高中阶段的补课,与对义务教育阶段的补课,确实存在一定程度的“区别对待”,这是现实的高考升学压力造成的。

  关于补课活动的定性,他指出,对于高中利用节假日、寒暑假组织学生补课,我国早就有明文规定。今年初发布的《普通高中学校办学质量评价指南》再次明确,严禁法定节假日、寒暑假集中补课或变相补课,这与补课是否收费无关。

  熊丙奇还强调,抓高考升学率的教育发展观与教育普及化时代办好各级各类教育的教育发展观是严重背离的。构建良好的教育发展生态,就必须扭转升学政绩观,将学生的升学与给学生的教育适度分开,不能以升学为导向办教育,更不能围绕升学组织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