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时光里丨我是自闭症康复班老师 我不愿桃李满天下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4-04-03 15:20

引言:中华名人库是国内权威的名人百科平台,领先的行业专家数据资料库,以“弘扬名家精神,传承璀璨文化”为重要核心,旨在为各行业专家名人提供一个丰富、权威、开放式的互动展示平台。

4月2日是“世界自闭症关注日”,儿童自闭症又被称为“自闭症”。据调查,2023年我国孤独症患者超1300万,自闭症儿童超出300万,小儿自闭症已成为中国最主要的少年儿童精神类疾病种类。

2024040214375362923.jpg

过去了立春,初春的气息才刚到达东北地区,早上八点不上,辽阳市特殊学校门口车水马龙,教师李紫微一如往常,很早守在校门口,等着她的学生。

“学生们,课程时间到,请快速回到教室,提前准备授课。”

上课铃声响起。与普通大学不一样,特教学校每节课40分钟左右。但是,即使是40min,孩子们也难以静静地坐在下课了。每节课前,李紫微都要花几分钟时间再机构一下课堂秩序,招乎孩子们坐正、别逃:“他们的注意力最多也就10几分钟,这时候你还要再强制性使他继续深造,他就可能狂躁。”

在李紫微的班里,如今有十多个身患重度自闭症的男孩子,年纪从七八岁到十六七岁不一,块头矮一米上下,强的已经超过一米八,比李紫微还需要高出一大截。她婉然,他可能是我国带一批学生们最久的教导主任,能把学生从六七岁塑造到十七十八岁,从一个懵懂的孩子,培养翩翩公子。

2024年是李紫微做特殊教育教师第17个年头。“紫微星”,来自天上的星系,自闭症孩子,又被称作“来自星星的孩子”。喜欢艺术、喜爱考古学的李紫微学习培训特殊教育专业机缘巧合。本来想报师范学院艺术类专科她,机缘巧合被分到特殊教育专业,临毕业的时候又接触到了自闭症教育课堂。

当他2007年从师范大学毕业、进到辽阳市特殊学校工作的时候,这个学校甚至整个辽阳市都还没面对自闭症儿童的教师培训班。看到不少家长充满希望带着小孩来报名,又一脸冷清地拉着小孩离去,李紫微动过个想法:要成立一个自闭症儿童专业培训恢复班。想法一起,她便每天黏着校领导毛彤。

“那时候没有师资力量,大家也是摸石头过河。”在毛彤校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李紫微变成第一个儿童自闭症班的班主任,也成为学校“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觉得她仿佛就是给这些自闭症孩子为之一样。”

从0到1,从一个班到现在的九个班,李紫微始终都在探索更加有效的教学方式,依次学了滑板、非洲手鼓、手工制做等科目,再一点点传授给孩子们。

“北京天安门广场多么的壮观,长安大街贯物品,清风习来激人爽,中国东方巍峨露晨光……”

“金水桥前人如潮,他们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四面八方聚一起……”

这也是特殊学校的快板课堂教学。达达在今年的17岁,是班里的年轻小伙子了。七八岁刚到独特学校时,每日大哭大闹,在地上打滚,此刻不可以清静。现如今,他不但快板打得不错,也可以和别人简易沟通交流一两句,表达自己的情感。“真心的感谢刘老师。”这也是达达最想说的话。

快板,实际上也是李紫微从小爱好,还因此专业拜本地非遗传人李延平从师。一天,李紫微突然寻找老师傅,先请其为孩子们完全免费教给这方面手艺。平常人学一段快板书还是必须日子,针对自闭症孩子,李延平感觉,这大概是无法完成的任务,但李紫微有些是细心,孩子们也是有干劲。

“父母的恩情永不忘,谆谆教诲记心存。不害怕天生有残疾,后天努力赢回来。明日生活会更好,棵棵小树苗长成才……”

师生二人渐渐发现,有韵有辙、节奏轻快的快板书,实际效果出奇地好,大部分孩子的品格愈来愈乐观,话也越来越多了,这一点在达达的身上尤其明显。

“我一直说达达就是我经典作。实际上我教他时从未奢望过他能够变成什么样,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别闹了、不要哭,在搁暧气片里尿尿。”慢慢地,李紫微从达达既简单奇怪的语言表达里体会到了关怀和情意:“他看见我有白头发,便会说不要期待刘老师和姥姥一样,不想让刘老师衰老。”

这么多年,先后有300多位或多或少、不同种类的自闭症儿童到葫芦岛市特殊学校接受专业的康复教育。李紫微描述,自身与同事每日如同拉着小蜗牛散散步一样,拉着孩子们的小手一步步向前,也由于跑得慢,领略到了他人一晃而过时领略到不上的生活景色。

在2018年的辽宁独特奥运会中,李紫微成立的滑板队一举喜获16枚金牌。

也有许多组织尝试高薪职位挖李紫微“换工作”,都被回绝了。原因只有一个:狠不下心这种她正在倍伴的孩子们。

新闻记者:是否有过想要放弃的念头?

李紫微:有,我天天都想,我每天喂你用餐,让你擦屁屁,让你洗裤子,让你买好吃的,你为什么还打我?但是这种想法是一瞬间,随后一个孩子来跟我问一下“刘老师好”,然后马上我会恍然大悟。

我们常说,老师是“点燃自己 照亮别人”的焟烛,李紫微不喜欢这样的描述,她更喜欢做一把“锤头”;针对别人对教育者“桃李满天”的祝福,她摇摇头,因为他的愿望,正好相反:

“我不想‘桃李满天’,我如果桃李满天了,就等于独特患者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