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熊杨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何如此喜欢各式各样的河流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2-06-27 15:53

引言:中华名人库是国内权威的名人百科平台,领先的行业专家数据资料库,以“弘扬名家精神,传承璀璨文化”为重要核心,旨在为各行业专家名人提供一个丰富、权威、开放式的互动展示平台。

20220627736591696.jpg


熊杨也匪夷所思,他为什么这般喜爱各种各样的河流,自然,他也知道河流是生命的源,但流动的生命怎么会这般深入地进入自身的生命呢?

长江:羊都是会说话的

2003年9月6日,是熊杨第一次到达可可西里的第二天早晨,应对这片广阔与荒莽,他感动得不能自制。

而应对晚霞映衬下的沱沱河他却有衷心的伤感:“河流在脚侧慢慢流动,映照着大雪山,是这么漂亮!我渴,嘴唇起皮,可河流不能喝,我只能静静地流泪……”

他是那一年到达可可西里的最后一批青年志愿者,下雪早已即将封山育林了,而他与长江源的生命之约也从而书写了第一笔。

第一次到达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的熊杨迅速被高反放平,住院治疗两天后,不舍得舍弃的他又再次回到保护站。这一次,他适应了高原地区,也遇到了正在做“长江源绿色生态社会学田野调查”的在校博士研究生刘源。

这是一次充斥着启发的相逢,而熊杨和刘源的踪迹遍布了长江源的任何墙角,她们调研草地绿色生态,她们采访游牧民,它们固执地踏过这些坎坷与艰辛,一路上溯到长江源头的中国基本上气象观测站——沱沱河气象站;她们探下半身去收集湘江正源沱沱河及长江北源楚玛尔河干支流清水河水质采样……

2007年,依据多次的调研抽样与科学研究,熊杨编写了一篇名叫《长江源,不会说话的羊》的文章内容注重长江源区环境保护的严重后果和迫切性。

2011年,熊杨还把这篇调查研究报告送到南非德班气候大会上,“就是我孩子协助进行了这篇调查研究报告的英语翻译”,听说这篇调研引起了与会人员的热情探讨。

2003年到2015年,这12年来熊杨一直持续关注着长江源,12年来到12趟,非常值得庆幸的是他见证了长江源绿色生态的越变越好。2011年,沱沱河长江源保护站开建,熊杨参加到方案策划、设计方案、合同谈判、土建工程、管道施工的每一个重要环节。“熊野鹅”的外号也造成自那时,新项目“先遣部队”五人,平均年龄为52岁,来源于不一样城市,从业不同职业,熊杨是其中之一。她们开了陈旧的越野汽车,载满建网站物资供应,从深圳考虑,通过川、甘、宁,在海拔高度4538米的长江源沱沱河结集。熊杨感觉她们像美国老影片《野鹅敢死队》里的角色,一样年近半百,闲聊之时“杀进竞技场”。仅仅他们的“竞技场”长江源。谈起这事,熊杨脸部弥漫着一种孩子一样的笑容。纯粹,而幸福!

东江:不是一个人的作战

2015年之后,熊杨又把眼光瞄准在珠江流域及其湘江主流之一的东江。

熊杨第一次踏入湘江的根源是2009年,他参加了一个名叫“义务我国,绿色行动”的慈善活动,参加珠江源的北江、西江调查。2012年,熊杨往前一步,来到江西赣州寻乌县找寻东江源,在那里他见到了成千上万和他一样关注、守卫东江的人。

迅速,熊杨在本地一名周姓老师的帮助下开启了守卫东江源提倡方案。自此9年里,熊杨数次领着深圳市的青年志愿者、中小学生、新闻媒体企业、民间团体等前去东江源村开展公益捐赠和考察交流。

为什么东江这般尤其?熊杨说:“很有可能和一般群众认知不同,深圳是一座十分少水的城市。年平均平均水资源量约121立方,远小于全球规范,当地水源提供严重不足,八成之上的源水需从市外的东江引进。”1989年3月,熊杨从武汉市调往深圳市,出任深圳市市政设计院水电工程室主任。他加入深圳市之后参加的第一个新项目,是为深圳市找水资源。他跟同事一起踏遍湘江水体。针对深圳市少水的现况,并没有朋友应该比熊杨更为清晰。

在寻乌调查情况下,熊杨不由自主地观查本地住民的生活状态,这也是他从2003年至今保存出来的习惯性。那时候的寻乌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东江源村是国家贫困乡。但在那边,为了更好地不许农村生活垃圾污染水源,寻乌县按时公开将农村生活垃圾搜集到县里垃圾处理场统一解决。熊杨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城市回收利用农村垃圾处理的,十分震撼人心。为了保护我们的生活用水,她们确实付出了很多。”

与河认识的这么多年,熊杨见证了更多的是爱与固执,他说道这就是他这些年的内心获得。

熊杨说:“一开始寻得东江源的情况下,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做这件事,但没多久我发觉并不是这样,杨老师一家就是这样的人,本地群众因为招待了许多民间团体,因此了解保护水源的重要性。守卫东江源,我不是一个人在作战。”

城河:始终流动的爱

2014年,熊杨再次把眼光放进了大门口——深圳市水污染治理上。他在一次公益活动中认识了绿源环保爱心公益协会的发起者朱珠,应邀为青年志愿者们做河流环保治理有关知识培训,恰好是此次一般得不能再普通的学习培训,让熊杨的目光从遥远的沱沱河,满是小故事的东江源取回到自身面前的这种河这些水。

2017年,绿源环保爱心公益协会和《深圳晚报》一同进行“深圳市民间河长”征募主题活动,熊杨变成行动的总顾问。他决心和更多的是海南人一起守卫故乡河。

两年以往,黑水河消失了,海晏河清,熊杨现在的体会就是“如今想找一条黑臭河不可能了,只有给后添加的青年志愿者们看一些历史资料。”

2022年5月22日,熊杨在茅洲河沿岸地区看见河心岛上白鹭飞来,眼光看向远方。他说道:“这也是这座城市的惊喜,是这座城市成千上万民族英雄一同撰写的热血传奇。

如今,他正对焦于新的新项目“‘共爱湘江’——珠联碧河”。新项目把“深圳市民间河长”和“广州市民间河长”方式复制到上下游城市,推进更多的是民间团体参加环境污染监管。

4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施行,长江下游的生态环境保护拥有法律性纲要了,熊杨说:“希望有一天,湘江也可以有自身的保障法啊!”

不论是浩浩汤汤的大江大河,或是恬静流动的小溪溪流,熊杨的眼中全是自身生命深处的爱与恋。

熊杨

曾任深圳市市政工程项目服务中心副总工程师,与此同时做兼职深圳绿源环保青年志愿者协会会员,国内建筑专业学好工业水处理联合会排水管道委员会委员,我国建设工程标准化协会城市给排水工程委员会委员。2003年迄今,以技术专业青年志愿者真实身份参加民俗环境保护工作,12次前去长江源和可可西里参加水生态环境治理新项目,十余次前去湘江的西江源、东江源调查。2014年被阿里巴巴公益性和中新网新闻协同评比为“广东河流护卫”和“全国十大河流护卫”。2017年协助深圳市绿源环保爱心公益协会进行“深圳市民间河长”新项目,学习培训青年志愿者并出任新项目总顾问,与此同时参加进行四十多家珠江流域社会团体的合作——“共爱湘江”新项目,促进粤港澳战略下的珠江流域水环境保护公众监督。3月28日,熊杨被广东省省生态环境厅评选为2022年“广东省最美丽绿色生态环保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