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杨丽萍:舞蹈是人类最美好的一种语言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3-11-27 14:46

引言:中华名人库是国内权威的名人百科平台,领先的行业专家数据资料库,以“弘扬名家精神,传承璀璨文化”为重要核心,旨在为各行业专家名人提供一个丰富、权威、开放式的互动展示平台。

2023112506120299542.jpg

   舞蹈家杨丽萍相信,大自然能启迪艺术家的心智。

  “我来自云南,云南是一个歌舞的海洋。我在乡村从小就跟着父辈耕作,我一直在用自然的眼光去观察大自然,观察天地,观察人,观察所有的动物。其实这些跟我们人类、人性是共通的。”而跳舞这件事,会让杨丽萍感觉灵魂从身体里飘荡开来,灵魂能得到“最清澈的爱抚”。

  因为用舞蹈塑造出唯美的孔雀形象,杨丽萍一举成名。《雀之灵》《孔雀》《月光》《云南映象》……数十年来,这些美轮美奂的舞蹈作品构成大众对杨丽萍的基本印象。她始终步履勤勉,不愿止步于舞者,而是希望把云南之美、把传统文化的底蕴融入创作中。

  与此同时,近来舆论场围绕杨丽萍的讨论也未曾停歇。对她执导的舞蹈作品中表演者造型的质疑,在网络上掀起了一波争议之声,甚至演变为对她个人生活和形象的攻击。

  日前,杨丽萍接受记者专访。面对争议,杨丽萍表现得很平静。“这很难,毕竟很多人没有看到事情的真相,没有启动自己的智慧,只是人云亦云,被表象影响判断。从古到今都有以讹传讹的情况。”

  她笃定地说:“我觉得作为一个艺术家,要有更高的境界。我们来到这个社会上,就是要面临所有的困难,拥有抵御伤害的能力。”

  杨丽萍坦言,长久以来她都非常珍惜自己的天赋。

  “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走。所以我特别珍惜自己的天赋,上天给你能量天赋,你启动了它,你要在这个世界上分享这个东西,这是你力所能及的事。”

  于杨丽萍而言,人生开启跳舞这一选项是无比质朴的。

  “我们小的时候为什么要跳舞?就是为了表达感谢,感谢太阳给我们光明,给我们温暖,所以我们要舞蹈、要唱歌;我们丰收了,要表现喜悦的心情,所以要跳舞。”

  杨丽萍提到,父辈创造了很多肢体语言,都来源于自然。比如人们看风吹落叶,慢慢飘落,于是创造了一种拍手的节拍;跳孔雀舞也是,因为孔雀很神圣,美得极致,所以谁若能跳好孔雀舞,谁就是最有福气之人。

  杨丽萍从小没有进过舞蹈学校,但是她能在大自然的学校里学习,比如经常去观察蝴蝶是怎么破茧而出的。世间万物都会被融入舞蹈里。

  20世纪80年代,从云南少数民族乡村一路走到中央民族歌舞团,杨丽萍在看到很多国际舞蹈和舞者后,“再转过来看我们自己的民族舞,尤其珍贵”。“我们的舞蹈有自己的属性和符号,有自己的文化和历史,现在消失了,我一直在想怎么把它体现出来?这是几十年来我一直致力于做的事”。

  她希望把民族舞、把代表一方水土的文化艺术作品,带给全世界。“我的舞蹈不是芭蕾,不是别的舞蹈种类,是我们自己。”

  曾经在长达1年多走村串寨采风的日子里,杨丽萍一面陶醉于歌舞的海洋里,一面又产生了深深的忧虑,因为许多民间歌舞文化濒临消失。《云南映象》就是她努力用舞台记录珍贵民间歌舞的心血。

  杨丽萍提到,《云南映象》的舞蹈表演者都是来自乡村、土生土长的少数民族农民。在她的眼中,这些朴实憨厚的、为了爱为了生命而起舞的人,最能表现这台原生态歌舞的精神。“我没有编什么,我的工作只是怎么选择他们身上的东西,再把宝石上的灰尘擦干净,让它重放异彩。”

  “我们的族人一起走上舞台,把乡村田埂的舞台背景搬到了大城市的剧场里,我们将自然里的太阳,在舞台上让它‘升’起来,让舞蹈者在太阳里跳舞,地上也会长出鲜花来,这些东西都特别美好。”

  这样的表演,希望让观众明白什么呢?杨丽萍说,答案也许是:大山般的厚重、红土的热烈、太阳的光辉、月亮的透明、苦竹般的甘苦……以及对理想的执着。

  在杨丽萍的作品《十面埋伏》中,从观众进场之际,有一个剪纸人就开始剪纸。“这是我们的民间文化,他剪他看到的东西,就像我跳我所看到和理解的东西”。

  《云南映象》讲生命和自然,讲文化的纯粹、博大和精神价值,宣扬一种原生态的舞蹈;《十面埋伏》通过演绎2000年前的战争,讲述战争的暴力和残酷——“满地红色的羽毛,没有一把剑,也没有一把刀,只有两万把剪刀高悬舞台上空”。

  近3年的春节,杨丽萍连续推出“生肖舞蹈系列艺术片”:《春牛图》《虎啸图》《玉兔与嫦娥》……最近,第四部生肖舞蹈系列艺术片《舞龙》已杀青,计划在2024年新年推出。

  “十二生肖是中国悠久的民俗文化符号,也是人类的智慧。”杨丽萍提到,疫情期间舞蹈团队没法演出,她就在思考怎么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你自发做的事才叫有意义。不是去完成任务,或者谁给钱才去做,而是我自发的。”

  杨丽萍相信,舞蹈是人类最美好的一种语言。“舞蹈真的会让人感受到来自灵魂的沟通,而不只是语言这样一种表达。所以我特别高兴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天赋。我在舞台上太久了,到现在还孜孜不倦。”

  每一次创作,杨丽萍虽然感觉都很艰难,但是也会非常喜悦于“把美好的东西用舞蹈的方式呈现出来”。“我觉得这不是责任,这是一种热爱。”